用戶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
  • QQ空間
  • 回復
  • 收藏

2017年12月13日晚,郎朗鋼琴大師班于中央音樂學院歌劇音樂廳成功舉行。當晚,歌劇音樂廳座無虛席,觀眾熱情高漲,對大師班充滿期待。我院院長俞峰、黨委副書記逄煥磊、苗建華等出席此次活動。

俞峰院長與郎朗

大師班由我校鋼琴系吳迎教授主持,俞峰院長發表致辭,他代表學院對朗朗表示熱烈歡迎,并祝此次大師班圓滿成功。郎朗對此次回到母校感到十分欣喜,他回憶了在校時光,并對現場的師生與聽眾朋友們表示了由衷的感謝。來自我校高三年級陳學弘、大學四年級鋼琴專業學生郝一雷、附小五年級的李哲翔、附中初三年級吳思遠,分別演奏了肖邦《船歌》(Op.60)、斯克里亞賓《練習曲》(Op.8)、普羅科菲耶夫《第三鋼琴奏鳴曲》(Op.28)及巴托克《奏鳴曲》(Sz.80)等一系列高技術難度的作品,郎朗逐個對其進行了耐心、精彩的點評與指導。  

郎朗指導陳學弘演奏

一、郎朗強調鋼琴“音色多樣性”


陳學弘演奏肖邦《船歌》時,郎朗試圖從另外的角度開拓,他對聲音的想象力:“你的演奏過于‘陸地’,應該找更多‘船’的感覺”、“你可以將固定的音想象成行走的”、“我需要一些透亮的、波光粼粼的東西”。吳思遠演奏巴托克《奏鳴曲》時,郎朗引導他將音樂想象成一幅又一幅民間舞蹈的畫面,將樂曲不同的聲部和小節想象為不同的打擊樂器,甚至彈出銅管樂隊的效果。

郎朗指導郝一雷演奏

二、郎朗強調演奏的“輕松感、層次感”


他始終讓學生注意樂句與音樂情緒處理上的收放自如:“尤其演奏斯科里亞賓、李斯特時,我們總覺得越小心越彈得好,其實越小心彈得越不好”、“太緊張地去突破,反而沒有突破感”。當郝一雷與李哲翔展示斯科里亞賓《練習曲》與普羅科菲耶夫《第三鋼琴奏鳴曲》時,郎朗強調了更深的呼吸、抒情性的旋律線條的處理:“將句子變大其實更好彈”;同時也要注意音樂情緒的層層推進,“相同樂句的處理不應該一模一樣”。

郎朗指導李哲翔演奏

三、郎朗強調鋼琴踏板的合理運用  


對鋼琴踏板的處理也是郎朗所強調的重點,他幾乎對每位學生都提出了踏板的要求。在陳學弘演奏肖邦時他談到:“腳應和手一樣”、“踩踏板不要非黑即白,要來點灰色地帶”。他用斯科里亞賓、霍洛維茨來舉例,建議郝一雷多學會運用左踏板來獲得更豐富的音色;他生動地要求李哲翔與郝一雷:“等這個音晾干再繼續”等等……

郎朗指導吳思遠演奏

在大師課結束后的采訪中,郎朗談到:“鋼琴雖然只是一件樂器,但可以呈現出如浩瀚宇宙般的藝術,事實上它就是一個宇宙。如果僅僅把它當作一門樂器,為學鋼琴而學鋼琴,那我們就不必花如此長的時間甚至窮其一生去鉆研了。所以我們應該意識到,學習鋼琴的同時也是學習藝術,你是一名藝術家而不僅僅是鋼琴家。


“讓幾百年前的曲子在自己手中重生為全新的生命是十分重要的,作曲家本身并不希望每個演奏者把作品彈得很相似,千篇一律不叫 ‘藝術’,叫‘山寨’,這樣作品的存在就沒有太大意義。總的來說,我認為每天晚上在練琴的時候,都要有新的想法,只有這樣才能保持住藝術的新鮮血液。”……

郎朗接受采訪

郎朗富有激情、生動幽默、直觀形象的教學引導,與學生舞臺上的豐富互動,力求幫助學生獲得全身心的解放,從不同的角度來詮釋音樂,讓四位學生受益良多,效果顯著。郎朗巧妙到位的啟發也讓在場觀眾聽得十分入迷,感受到手指能力、踏板運用、情感轉換、和聲張力等因素對音樂表現所發揮的重要作用,領略了鋼琴藝術的美。

郎朗也十分欣喜:“每年我回來都發現不同的天才出現在學校的搖籃里,祝中央音樂學院永遠都是最棒的!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供稿:院長辦公室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文:靜靜、六六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圖:胡曉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編輯:靜靜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設計:六六

聲明

轉載請注明出處;東播音樂所發布的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,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有侵權請聯系小編及時刪除 [email protected]

發新帖
發表評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大乐透开奖前多长时间停售